tel 92008546  whatsapp 93094504  email perfect_fellowship@yahoo.com  

幹事隨筆。。。最後一天

 

[喂?我是禁毒署的xx,..] [我知(來電顯示) , 亦明白你為何致電給我,多謝你一直關心敝中心的銀行戶口情況,今天,我可以高興告訴你了,中心戶口正就是今天解凍了!」「今天是我坐這個位的最後一天,明天我會被調去觀塘,看看還有沒有可以幫你們的忙?」「。。。。。」「。。。。」我從不喜好與人交通,聽到了他說是最後一天上班,知道他理應執拾細軟,或要把手頭工作轉給接班人,但他仍然不忘來電關注,想到,中心成立廿多年,這些官一個走,一個追,經歷沒十個也有八個,最感恩的,這十個八個的行政官,我極有理由相信他們都是主内,因為,。。因為,就是因為感應了主内的熱情。

 

或者有人說,被人凍結銀行戶口,肯定機構自己有問題,當然是有問題啦!這些問題是錢能解決的問題啊!如果中心有錢,馬上高薪聘請專人解決,用高昂聘禮叫專人放下自己的工作,專心一意處理政府和銀行的需要。不過,這不是本文要討論的事,本文是分享。。。。。。

 

不知道,被凍結銀行戶口是全備戒毒中心的苦難還是考驗?不過,無論是苦難或是考驗,也不會去問為何是全備?而是,問,這個經歷,學到了一些甚麼呢?當然不是學到防範下次再來時的應對方法,而是,這次經歷,經歷了神嗎?經歷神的甚麼呢?

 

中心廿多年一直被官管著,本對甚麼官都不甚好印像,特別是社署牌照部,特別是去年調走的社署牌照部社工,總覺得她不自認基督徒還好,不過,想寬一點,對地上王盡忠也是好見証,你中心窮,錢不夠而攪不定牌照上要求的事項,與人何關呢?被官管是天公地道,因為戒毒中心本就是管人,管戒毒中心内的戒毒者起居,所以,要算她雞蛋裡挑骨頭也是有道理的,神不就是賜予中心有禁毒署的主内噓寒問暖嗎?

 

禱告固然重要,但絕有理由相信今次,中心的遭遇,並非神要我們情詞逼切地禱告,因為,早便知道,這是一個錢能解決的問題。不過,解決這次危機,我們不去花任何一文錢,我們等候神的時間。其實,看到義務核數的義工們,馬不停蹄地用心,投入為全備戒毒中心去解決事件,看到他們的辛苦,心情比看到中心的財政危機更納悶,危機,苦難,讓我看到有基督生命的官,讓我看到非因為錢,但為你而忙的基督徒義工的情感。

 

弟兄姊妹們有錢,但未必會見死去救,又或者,未必有弟兄姊妹們留意到你的中心陷入財政危機,更且,不少弟兄姊妹們愛莫能助,最後一種,沒補你一刀算是情至義盡(說笑而矣) 。事實上,祇有支出,沒有收入,蘋果日報三天已倒閉,全備戒毒中心能挺四個多月,不是神蹟是甚麼?

 

最後,最大的領受還是,靈統之親的主内,不就是靈統之親,但再加上血統之親,親上加親,弟兄姊妹們,珍惜這些親加親的情誼。

 

 

 

經歷神

 

暖居團契聚會中,有一個姊妹,是戒毒中心弟兄的家長,認識多年,她分享戒毒中的兒子事宜,說她兒子的老爸,擔心兒子,數十年戒毒不成,進入了全備戒毒中心大半年,也是一事無成,老爸積憂成病, 日漸消瘦,健康日差。

 

今天晚上,聖靈的感動,我寫了很長的見証信息給這個屢戒屢敗的弟兄,在這裏,也願意分享,神在我人生中,如何地導航。

我的爸和這個弟兄的爸都是一樣,因為我與他都是一樣,我有過度活躍症,他有吸毒癮症,兩個父親,他的,我的,都一樣,掛心和擔心都有,但就是不管,因為他們知道,管不來,管越嚴,跑越遠。

 

我過度活躍,小學畢業後,在外流宿的日子比留家多百倍,我爸知道逼不到我這個浪子回家,祇有透過其他方法密切留意和關心我的去向,故此,時常借故約我到茶樓品茗,借機探聽我的生活情況。

 

世事就是這麼奇怪,不過,基督徒定然知道,不是甚麼巧合,這是神的安排啊!

 

我爸五十多歲那年,在一次與朋友的飯聚,突然腹部絞痛得叫救命,醉瓊樓飯店職員和顧客們被嚇得團團轉,人聲鼎沸,不知怎的,那時,我真不知怎的,竟然會在附近,我好奇地進入飯店看看,見到父親在地上典來典去,我即上前扶他,但他實在痛楚異常,坐在地上也不能,我把手環繞他的頸,不讓他碰在地面。我見到他開始彌留,但他在喃喃細語:「細(我的乳名) ,我最擔心的是你!。。。。。」跟住,爸暈了!救護員也到了。

 

無知,不孝的我,把爸交給救護員,自己跟著逕自跑去幹活,不再理會甚麼,祇是,半夜,母親找到人聯絡我,叫我致電回家,告知我爸爸的死訊。

神,安排了我父親,最後見到的兒子,在六個兒女中,竟是一個離家出走,鮮見面的浪子。更讓他在最後一口氣前,親自向這個兒子吐出最肺腑的心聲。

 

事後,雖然,我的病症没有因為我的良心發現而轉變,我仍是專注力弱,記憶力差,精神不集中,但我覺得開始有毅力和恆心。是的,想到,當年,小學畢業後,昇中試,因成績差,甚麼五級,甚麼爛仔中學也考不到,讀私校,爸又没錢,不過,他卻把我像押犯似的帶到一所夜中學去報讀。叫我讀書?老爸的玩笑開得太大了。當然,當年的日子和時光,我負了老爸所托。但老爸離世後,我有了使命,就是要完成老爸的心願,我發憤讀書,病症又如何?我有的是青春和時間,我發憤,也要完成老爸的心願。

父親為何最擔心的是我呢?他或許不知甚麼是過度活躍症,因為當年這病症,還未發現及被列入精神病類,他祇知我三五七個月就換工作,不是被解僱,就是做不來。他知我鮮說話(自閉), 根本難找工作,難於在社會生存。父親離世後,神讓我有第一個轉變,就是加入了政府部門,從此有鐵飯碗,不用如許冠傑那首歌說;為兩餐乜都肯制。。。。,第二個轉變,我有了鍥而不捨的毅力,中國人有說:江山易改本性難移,但在神,祂能化腐朽為神奇,不知怎的,我竟能為一張沙紙,動用了十數年時間,終於,在會考中取到一紙12分,。。。。。。。最後,我挣扎了數十年,終拿到了碩士資歷。但,我自己知道,我為誰努力嗎?為老爸?他早不在人世,又怎知呢?

 

很多人很難明白,既然專注力不足,為何會有長年累月求學的耐性?誰知道是神讓我自己的父親臨終時的托付呢?其實,神也有安排的,雖然神沒有挪走了我的病症,但不斷在我背後發出祂的大能大力。傳統的學科,我真的讀不來,但涉及聖經,和神學的學科,特別是論文,卻應付裕餘。我因自閉而鮮與人傾談,但個人佈道時,卻可以說過不停,見到人多,必找僻靜處躲藏,不過,卻能在數十人當中的分享見証,口若懸河,滔滔不絕。

 

戒毒中心弟兄的不思悔改,令我想到當年的不肖,看到為弟兄日漸消瘦的家長,令我想起促使我發憤的老父,誰可知我的人生,充滿矛盾,冰火相遇,時而自閉時而健談,應該說,我本就是拙口笨舌,不過就是神大能的彰顯,我才有選擇性的口才。我常以此勉勵弟兄們,神在你身上化腐朽為神奇,這才是經歷神,神在你的生活中指示你,才是最寶貴的經歷神。

 

我用了兩個實例,他們也一同經歷過的,前年夏天,陽光普照,烈日當空,見不到半點烏雲,我見到有廠商送來很美的柜,還沒有空處理,暫放空曠地方幾天,突然,聖靈說會下雨,天文臺也沒說下雨,於是叫弟兄們馬上找帆布蓋好柜子,最後一個差不多蓋好,傾盆大雨就來了。

我再說另一個經歷神的例子,中心的客貨車慣常早上停在相熟友好店鋪門前,好友開店後會看守車輛,有天,聖靈告訴我,去入錶罷!我心想,有好友看守著車輛,得節省就節省,那天早上,就被抄牌了,原來好友因事,遲了開鋪。

 

我語重心長地勸這弟兄,你老爸還在時,你悔改,讓你爸看到你怎樣地經歷神,不然,你爸離開了,縱使你怎樣得神獨厚地經歷,你爸也分享不到你的喜樂!

 

我的這個神

 

偶然睡的地方。。。。宿舍,沒有量度過位置而購買傢俱,祇有拾到室內用品才構思室內設計,神賜予的,太吻合了,太奇妙了!睡的閣,暗黑難知天光,至少應買個時鐘能知何時,多次途經店鋪,望著掛牆鐘片刻,還是不買而離去,理由是,深深知道我的神,主耶穌基督,祂會送給我。不久,有個不認識的姊妹捐了兩大蛇皮袋物資給戒毒中心,真的,在物資內發現了一個掛牆鐘,開心不已,不久,失望了,原來是壞的。

在黃金商場買完了噴墨,看到一個鬧鐘,才二十八元而矣,拿上手,不願放下,最後,問店員:可有夜光的?答:沒有! 於是把鬧鐘放下離開了。不是不捨得買,確實真的十分需要,問店員鬧鐘有沒有夜光,不過是拿個借口不買而矣。我真的確信耶穌一定會送給我,我一定要等。終於,前兩天,如常開箱,把麵條,餅乾置放門外準備派發弱勢時,發現了一個鬧鐘,捐獻的食物紙皮箱內竟然有一個鬧鐘夾在食物中。確信耶穌早晚會送鬧鐘給我的,果然不錯,不過,夾在食物中來送給我,明顯地要我看神蹟,又是何用意呢?

為了要尋找明白主耶穌在我的生活中突顯一件神蹟,我重新再搜尋細索,是否在事奉中出了不尋常的瑕疵?為了要尋找,明白主耶穌在我的生活中突顯一件神蹟,我重新再搜尋,再細索,這大半年來,是否在事奉中出了不尋常的瑕疵?回帶思索近大半年來的事奉,對戒毒中心弟兄的牧養和栽培,暖居的扶貧及尋羊補牢工作,挪亞領隊事工的佈道,最後,得出可能是,訓練中心弟兄成為音樂佈道樂隊成員的事工,遲遲還是按兵不動,是因為錢?是因為對弟兄們面對試探的信心不足?還是因為對音樂造旨的問題?疫情?全都是遲延借口而矣!不過,更想深一層,未必會是這個,其實,這個事工若真要行,並不困難,真相是,有一個,神給我建立暖居的使命,就是尋羊補牢,過去半年的尋羊補牢事工,不錯,是已經幫助了幾個肢體重返耶穌身邊,重返全備教會,可是,這個尋羊事工,還有幾個肢體,半年前接觸過,她們於半年前向我申訴分享了一句鐘,發覺原來這些肢體被傷害太深了,發覺自己當時感到力有不逮,發覺原來自己卻步放棄了,更發覺原來因著這個困難,連事工也放棄了!

約翰福音二章十一節:這是耶穌所行的頭一件神蹟,是在加利利的迦拿行的,顯出他的榮耀來。他的門徒就信他了。

雖然,在我的大半,日光之下生命中,鬧鐘的神蹟不過是千百個的其中之一,更加不是頭一件神蹟,但同一功能,是顯出神的榮耀,是要叫我信祂!但,在近月的生活中,耶穌基督叫我信祂甚麼呢?

說得好聽是憑信心,亦有人說我不過是心口掛個勇字!事實上,過是數十年,親手簽名成立的福音機構卻有幾間,而且運作得如火如荼,當然是耶穌的大能大力才有今天,不過,焦點是,為甚麼開荒建立這些福音機構,可以這麼有勇氣,有信心,為甚麼依主基督心意去叫人和好,卻這麼為難?竟然把事工也擱置起來?為甚麼?為甚麼?明白這是啞子吃黃蓮,有苦自己知,內中複習,如履薄冰,苦和困難,實在筆墨難以形容,這些山怎能移呢?總不信,難道彼得不知道靠著耶穌,能在水面行走麼,那又如何?還不是在耶穌面前掉下水裏!

我們不是不信耶穌的大能大力,我們祇是因為摸不透神的心意而氣餒,暖居有不少輔導學家,擁有輔導碩士的學位的牧者,比比皆是,甚至準博士也有,為甚麼按兵不動,為甚麼停頓?不錯,馬可福音十一章,二十三節:我實在告訴你們,無論何人對這座山說,你挪開此地投在海裡。他若心裡不疑惑,只信他所說的必成,就必給他成了。

耶穌是這樣的應許,但那個弟兄姊妹真的這樣做過?行, 憑著主的愛,去就去唄!願你們代禱!

 

默默看神蹟

 

傳道人說,神的作為有三 : 神的旨意,神的心意,神的容許。神的旨意,你没法改變,祇有順服。人會在神的容許下,不但有多姿多彩的事奉,或會有令人驚訝的表現,至於第三,神的心意,是一門最難學習的功課。

為甚麼順從神的心意是最難的功課呢?主要是我們也用三種態度來面對神的心意:承認,懷疑,否認。越貼近己意,越容易承認這就是神的心意,換轉說,與己意有距離的,那就不是神的心意!其實這兩個論點,已帶出了懷疑和否認神的心意的意思了。

在事奉的人生路上,為甚麼總是收到,這是神的心意嗎?為何我們常會懷疑,這是否是神的心意?難道我們對主耶穌認識不深?還是我們覺得主耶穌没站在我們這邊?當然,我們不應該有這觀念,我們要切實自己去站在耶穌那一邊。有話說,若有一個富有的肢體,來告訴你,你的見証很感動,我被感動,我願捐獻一筆數目十分可觀的給你去事奉,去創辦甚麼甚麼,這個時候,你是否求遠不會懷疑,也不會說,這並非是神的心意呢!

用了三大段文字,難掩蓋今天矛盾的心情,事實上,在貧寒的戒毒院舍事奉了二十多年,貧苦的原因就是低調不宣傳,不給別的教會知道全備福音戒毒中心幹了甚麼事,雖然,默默耕耘,静静事奉。可惜,撒但擾動了地上王,全港的戒毒中心必須領牌。

第一個五年,在隱秘的鄉村,一所先人遺下的荒廢農舍,三幾癮君子在殘舊的木屋學習聖經,靠耶穌戒毒,没有任何一個村民發現。第二個五年,地上王要戒毒中心領取牌照,政府需要正式文件認証土地的問題,因土地的用途,地政署批租約也需要公開透明,因此,村民發覺了在自己的村中有戒毒中心,開始對全備戒毒中心群起而攻之。由於過去十年的低調,並無對村民帶來生活上的騷擾和影響,村民無言以對議員,官員和警方的提問反對原因,事件不了了之!

又十年,城規和地政官員的心,如瀧溝的水,被耶和華轉動,廢棄農莊改了社福用途,按例在綠帶保育區是不能的,地政在綠帶區域批地建戒毒中心更是奇蹟,不過,在人這是不能的,在神凡事都能。

廿年已過,政府官員質問,甚麼也通過了,為何仍是殘舊不堪的屋宇?不就是有千九萬的重建基金給你們嗎?為何不把破屋推倒重建?這些官員,他們自己不清楚嗎!因為政府撥重建基金政策,要各中心自己先行把重建基金一成的款項先行支持聘請建築專家,問題是,我們全備戒毒中心,一向低調事奉,一向没宣傳,以至名不見經典,甚麼人會相信?甚麼人膽敢捐助?我知道官員們翻查記錄,七年前,不是叫你們要多推廣自己,多宣傳自己,提高中心的知名度嗎?而且,當年也呼籲了傳媒來給你們採訪呢!不說尤可,不錯,當年成報記者來訪問,可惜,他們需要的是新聞材料,他們是需要銷紙,最後,大邊幅發表了扇情的新聞,標題:退休老師捨棄退休金攪戒毒中心!誰會理會是甚麼中心?既有人捨棄百多二百萬退休金給戒毒中心,還需要我們麼?而且,根本不是這樣,報章傳媒嘩眾取寵而矣!自此,原先低調,往後更低調。

有理由相信,低調事奉,高舉耶穌,本是神的心意,因此,也相信,貧苦也是神的心意,因為物質豐富而靈裏貧窮。今天,地上王有錢給你重建,但你要先付出一些金錢,而這個一些,對全備團契福音戒毒中心而言,卻是三四年的總收入,對機構而言,是天文數字,籌這個款,對戒毒中心而言,痴人說夢!

新近成立的一個肢體相交團契,神差派了不少極富恩賜的肢體,不失機會地向她們討教這個問題,總結意見,不外是全備團契福音戒毒中心這名字,在社會上没有光芒,何止是名不見經典,搜尋網上,祇知道有教會名字,那來戒毒中心?況且,如果那教會團體也攪成了戒毒中心,我們的籌款,恐怕是為她人作嫁衣裳罷!不就是提出宣傳,不也是提議高調展示給人知道自己的事奉,結論就是東施效顰,學人家圖文並茂,天天宣傳我們做了甚麼!筆者反問提議者,不就是為了錢?事奉何價?

此文正在寫到這兒,暖居的門被扣響起來,原來有弟兄把電子琴送回來,這個電子琴,是神在我們不知道是否需用還是没用的那些日子,透過一名辦音樂教育,但店鋪要結業,姊妹没地方再放置這個琴而逼不得已送給我們。真的,那些日子,没人懂彈,没甚需要,甚至說根本不知會否用得著,幾乎轉送了給其他人,最後暫寄人籬下。

疫情快過,夾樂出隊佈道的日子不遠,早陣一聲號召,已十數人響應參與,主樂器的也近十個,歌手更多,獨欠電子琴(筆者忘記有這個電子琴) ,我們四處張羅不到,想不到,分享此文還未成文,電子琴此刻送來。神究竟啟示了甚麼?

你相信在聖經有說:神不喜愛馬的力大嗎?你相信神要我們單單倚靠祂嗎?不賣我們事奉的廣告,就看看,神,你是否:在人這是不能,在您,凡事都能!法利賽人挑戰你,要求你顯神蹟給他們看,我們卻不敢,祇會静静地欣賞你的大能!
 

 

清心的婦人

 

她,每天上午準會來,傾盆大雨會來,有大風吹著她的亂髮也來,每天就是在暖居門外,用無力,也近乎枯乾的手掌,輕搞暖居的玻璃門,我在閣上辦公,總會天天留意她的扣門。門開了,慣性,她就問"有無麵包"? 及就祇取3或4個麵包,從來沒取其他,收到幾個麵包後,開心地說一聲:「多謝耶穌!」然後就撐艇離開了!(是她行路的姿態像撐艇)

暖居開辦了大半年,天天把救濟品放在門外,但總被三五七個人,拿著布袋把物資取走,而且有時互相你爭我奪,口角有時是有,感恩沒大打出手,常有人問,為何不讓她們聚會聽罷福音,然後逐個派呢?了解暖居的人,絕不會如此建議,因為,地方,人手,時間,絕對不能容許這個方法,而且,取物資的,難道她們未聞福音嗎?她們不缺福音,祇缺如何經歷神是愛罷。

前文那個婆婆,和後文搶奪物資的人相映成趣,她既不貪心,知足,懂感恩,這個婆婆沒對筆者說過一句完整的話,不過天天教導筆者如何做一個善良的基督徒,因此筆者,在她身上,常常會找到她活出了的一句經文,筆者也常常引用這經文來警剔自己:「我的百姓,嘴唇尊敬我,心卻遠離我!」

熱淚盈眶地寫此文,因為筆者親身帶著弟兄們見証,原來筆者,我們這一班就是這樣的人,嘴唇讚美感恩,心卻沒有神。

過去,帶著一個認為已經離開白粉的弟兄,在過去一段日子見証神,不過,這兩天,發覺,原來這個弟兄,還在軟弱敗壞中,縱然不是,或許是被軟弱過犯所勝了,這樣說來,他過去,不是開著眼說謊,他不就是作假見証?還有其他弟兄呢?天天在院舍唱詩讚美的,天天說決志跟隨耶穌,他們又怎樣呢?烏乎!我是一個咀唇不潔的人,我滅亡了。

我不是過來人,我犯不了過來人的過犯,不過,在罪人中,我卻是個罪魁,我有意無意會挑起主內信徒的紛爭,我還有很多機會,心卻遠離神!我曾驕傲,在帶弟兄們聚會時,我對他們說,有些現金捐獻交到我手,但她們指明不須收條,我可以私下據為己有,但最終沒有。我寫回捐獻收條,暗暗地傳給她們。

這算得甚麼?為甚麼我要向弟兄們炫耀?其實,我和跌倒的弟兄們都一樣,犯上了十誡的貪心之條,弟兄們貪心滿足癮症,我呢?貪心滿足貪慕虛榮,真的,早前,務要傳道一篇文章,就是貪慕虛榮而不惜犧牲與導遊同工的情誼,利用別人的一句說話,放大了自己事奉的價值,讓人心裏暗暗欣賞自己,貪,貪慕虛榮。

有一天早上,我見她在門外,揀好了幾個她喜好的品種,未遞過去給她前,我忍不住問她:「要米嗎」「不要!」「要米粉,要公仔麵嗎?」「不要!」「要餅或朱古力嗎?」「都不要!我祇要麵包!」「今天的麵包來多了一點,給你多兩個好嗎?」「不要,幾個夠了!」然後接過麵包,說了聲多謝耶穌,逕自走了。

相比那些手拿著兩公斤米,仍要求多取一包的人,相比,牧師責備那些,天天來取五公斤米的人,相比背著一依副糧,仍問有沒有麥片?有沒有奶粉的人,這個清心的婦人倒為義了!

鏡子,以前我沒用,以後也不需要用,但她,清心的婦人這面鏡子,我必須天天要照,至少,她能照到我歹毒的心腸,照出我的貪,貪慕虛榮。難怪保羅呼籲要為傳道者代求。

請為筆者代求,我們所有同工代求,為我們的戒毒弟兄代求!

 

代替神

 

『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,心卻遠離我」。有看聖經的,定然知道這經文是記載在以賽亞書內,因此,我們順理成章聯想,是指當時背景的以色列人罷!但,深入研究,耶穌也曾經引用,而且祂也釋過這經文,聖穌指出這兩句經文是預言。既是預言,有理由相信並不單指是耶穌門徒時代的法利賽人,更相信是後世,後代的基督徒。

明顯,這不是單一應驗的預言,所以,來到末世,來到主快將回來的日子,這個預言還是適用,既適用,我就不斷思考,像門徒問耶穌,出賣您的,是我嗎?耶穌,您說我咀唇尊敬您,但心遠離您嗎?

當然,以第一"浸" 的理解,筆者大條道理說,我心,沒有遠離神,因為天天禱告。。。常常親近神,常常聚會,並努力不械事奉神,怎麼可以說心有遠離神呢?如果,事奉人員,肯定地說,祇看聖經的第一"浸", 祇重視或理解經文的第一"浸"意義和教導,相信,他已經是一個口裏尊敬神,心卻遠離神的人。

沒錯,表面看來,我天天勤勞事奉,也做足一切獻祭儀式,即是禱告,靈修,聚會,奉獻。。。。。。,這樣,心,又怎會遠離神呢?說不通罷?有一天,我駕著自行車,在沒有斜度的平路用十波,十分輕鬆,不過,後面的單車同行者,一架一架越頭而過,我沒有轉波,拼命地踩,齒輪的轉速和轉數很高,但車速為何祇提昇一點點,並不如願地增加?

心沒有遠離神的第二"浸", 是怎樣的呢?勤力參加聚會,努力不械的事奉,不代表心就沒有遠離神,那怎樣才能代表呢?再看一吓例子:戒毒中心有幾個十大惡人,數月前宣稱開始悔改,並對父母立願重新做人,在中心努力工作,勤練樂器,還有。。。。,行為上,真和以前不同了。年近歲晚,他們申請放假回家過年,理論是不會有攔阻的。到了昨天,發現他們有人訛詐了新來戒毒中心弟兄的家人數百元,當然,為何要訛詐金錢,不言而喻了!真的,一切的行為,或許曾經是決志悔改,相信這一切的行為改變,不一定是做戲給人看,或許真的是立志為善由得我,祇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罷!

我並不是說心靈故然願意,肉體卻軟弱了,就是心卻遠離神,筆者是要指出,弟兄們行為改好,並不是心沒有遠離神,相反,他們的心,可能距離神更遠,他們口裏是尊敬神,實際心沒有接近神!筆者的理論是否很怪,肉體軟弱不代表心已遠離神,另一方面口裏尊敬神,卻說成他們離神更遠,這是甚麼怪理論?

軟弱的弟兄們過去幾天的行為,給了我重新理解以賽亞的這兩句預言,起先,因為他們曾幾的改變,及後出現訛詐行為,我本以

『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,心卻遠離我」這經文來說他們的過犯,誰知,神卻給我這經文看第二"浸"的領受,那就是,為何,為何要事奉福音戒毒,為何,為何事奉了四十多年還不夠,還要繼續?(我是義務) 原來,我就是『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,心卻遠離我」的這等人!我自己還未回轉,還未悔改!

我甚麼未回轉?我甚麼未悔改?因為還欠一點點概念未清除,那就是我還是將福音戒毒中心作商業公司模式運作,看業績,看數字,不推廣宣傳中心又如何?還不是看弟兄們是否戒毒成功與否,主力還不是向這方面著墨!這個概念更奇怪了?辦戒毒中心,宗旨不就是叫人成功戒毒嗎?竟說不是,那葫蘆裏還賣甚麼藥?

單車波段的設計,是因應路面斜度而用不同的波段,但很多人會疏忽,波段的應用,也視乎運動員的身體骨胳肌肉運用的強度,與及體能的耐力程度,這說明甚麼呢?人與單車合一,才能發揮到好速度,事奉也一樣,事奉工場是單車,人是裝置單車上的波段,神就是運動員。福音戒毒事工是單車,事奉人員是波段,神是運動員,不要本末倒置,把自己當作運動員,把神比作裝置單車上的波段。

『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,心卻遠離我」,意義本就不深奧,祇是我們有時,代替了神而不自知而矣!

 

×